暂停开放预计于2019年3月21日开馆

首页 > 藏品:关于藏品

福冈市美术馆的藏品

在本馆的藏品中,同时保存着近现代美术作品与江户时代以前的古美术作品等一些二十世纪以后的作品。公元前5000年左右至公元2000年代,从日本到亚洲、欧洲、美国等,无论是作品诞生的时间还是空间,其范围都十分广泛。作品形式也是多种多样,从绘画、雕刻、映像到屏风、陶瓷器、染织横跨多个领域。这种多样性和多彩性才是本馆藏品的最大特征。
藏品的收集活动是遵循以下方针展开的,早在1979年开馆之前的1974年就已经开始了。其后,通过购买及个人、慈善家的捐赠,藏品在不断地得到进一步的充实。其总数已经超过了16,000件。
对于所收藏的各类作品,本馆从美术史的角度进行了调查研究,力争在藏品展示室以恰如其分的主题进行介绍。此外,我们本着本馆藏品的普及、对美术史研究的发展能够做出贡献这一观点,正在积极地对应来自国内国外的美术馆和博物馆的借用要求。

収集方針

1. 有系统地收集近代西日本地区人及一些有着深厚关系作家的绘画、雕刻、工艺作品,同时还在收集各种相关的美术资料。

本馆的收集领域是在考虑要尽到地方美术馆的责任和义务而确定的。所谓“西日本地区”指的是九州、冲绳和山口这三个地区。藏品反映出了福冈市美术馆的基本构想中作为“西日本地区的美术中心”的特性。在近代日本的西洋画家中,九州人比较多这一点也是其理由之一(黑田清辉、吉田博、青木繁、坂本繁二郎等)。拉斐尔・柯伦的《在海边》之所以能够成为本馆购买收集的第1号藏品,其定位在于柯伦曾经给黑田清辉等人带来过较大的影响。除了上述方式收集到的近代西洋画之外,本馆还在收集在回顾福冈的战后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小组“朱貌社”、前卫美术小组“九州派”的作品。

2. 系统地收集能够展望近现代美术发展进程的国内外优秀作品。

这是有关现代美术收集的项目。在本馆开始进行收集的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以现代美术为收集对象的美术馆还为数不多,在这个意义上,本馆在收集方面曾经努力要发挥出自己的独创性。除了萨尔瓦多・达利、胡安・米罗、马克・夏卡尔、安迪・沃霍尔,还有藤田嗣治等现代和古典一些画家的作品之外,还包括“具体美术协会”所属作家及辰野登惠子、大竹伸朗、Miwa Yanagi等一些国内现代作家、安尼诗・卡普尔、安塞尔姆・基弗等一些海外现代作家的作品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因本馆举办了日本首次的回顾展之缘,得到了幻想画家藤野一友的大量作品,收藏着他的一系列作品。
此外,最初在本项目中还收集了一些亚洲的现代美术作品,但是,在1999年福冈亚洲美术馆开馆以后,这些亚洲现代美术作品被移交给了福冈亚洲美术馆,其收集活动也改由他们负责进行。

3. 收集与西日本地区关系深厚的近代以前的作品。

原福冈藩主黑田家的家中珍藏宝物(黑田资料)、松永安左卫门旧藏的茶具(松永藏品)、东光院佛教美术资料等在本馆开馆前后就赠送给我们或寄存在我们美术馆了,这些藏品成为了古美术藏品的代表水平。在黑田资料、松永藏品、东光院佛教美术资料中,有很多藏品都是日本国家的重要文物。在1990年福冈市博物馆开馆时,本馆将黑田资料中的国宝《金印》以及其他一些具有较高历史价值的资料进行了大量的移交,但是在那以后,本馆一直在以九州陶磁、仙厓作品、琉球美术为主要对象开展收集工作。

4. 收集与所赠送的一次藏品有深厚关系的作品。

这是1990年福冈市博物馆开馆以后所追加的方针。由于向该馆移交了大量的资料,因此古美术藏品有所减少,为了进行补充丰富藏品,以“大名美术”(绘画、漆工艺等与黑田资料有关)、“茶具”和“琳派”(与松永藏品有关)为收藏对象加大了收集藏品的力度。此后,根据收集方针5(见下一项),与所收到的各种各样的整批捐贈藏品相关联,扩大了收集藏品的范围,亚洲的美术工艺品也成为了收集的对象。

5. 收集从古代到近代以前能够彰显亚洲美术(东方美术)独创性的优秀作品。

这是1999年福冈亚洲美术馆开馆以后所追加的方针。相对于该馆一直在收集亚洲的近现代美术作品,本馆则在收集古美术领域中与亚洲有关的作品。除了库苏玛藏品(印度尼西亚的染织)、本多藏品(印度支那的陶磁)、川村藏品(印度支那的砖佛)、李藏品(土生华人女性衣装)这些东南亚美术作品以外,还有森田藏品及门田藏品(中国陶磁)、栗田藏品(印度河流域土器)等来自各家的一次捐赠,由此,在古美术作品部门中形成了一个新的支柱。